今天是  网站访问量:
               留守天使小小的遥不可及的梦
浏览数:次 发布时间:2017-07-19打印本页

 

 “中国特殊的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家庭分割使众多的留守儿童在家庭关爱缺失中成长深刻了解反映留守儿童真实现状,以前期多方调查核实为基础,2017年7月5日,湖南工学院计算机与信息科学院“关爱留守儿童”暑期社会实践团前往皇桥村罗仪玲、罗国荣姐弟家进行针对性实践调查走访。

此次“关爱留守儿童”社会实践包含问卷调查、公益广告拍摄、微教育、微平台搭建等系列活动。“妈妈,我在家里挺好的,弟弟很乖很听话,你放心在外面工作。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我有个小小的心愿想偷偷的告诉你:妈妈,我好想每天和你坐一起吃饭一起说说话”,在面对镜头说出你最想跟妈妈说的话环节,罗仪玲微笑着羞涩的说出这段文字时,在场的所有团队成员都湿了眼眶。

妈妈,我挺好的

罗仪玲今年9岁,弟弟罗国荣今年7岁,爸爸在三年前因病去世,爷爷奶奶均年过70且爷爷身患残疾无法行走,因此,为维持家庭开支妈妈不得已常年外出打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罗仪玲每天7点起床,洗漱好便,步行十几公里去上学,走的路是虽是水泥路但路途曲折,自小就学会洗衣做饭等家务,学习之余经常帮奶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扫扫地,照顾弟弟,分担奶奶肩上的重任。

 “每天要做这么多事,你觉得累吗?”,她说“不累啊,这些事都是我都会做的,爷爷奶奶妈妈好辛苦的,我帮他们做点事他们就可以少做一点了,妈妈现在出去打工养家,等我们长大了就好了”。

  罗仪玲在学习上虽然只是班上中等水平,但这却是在每日繁重的事物之外所获的成果呀。课余时间主要还是分给了弟弟,就连跟其他小女孩一起玩耍的时间也并不多。弟弟较小,天性又贪玩,奶奶未上过学,对弟弟主要还是生活上的照顾,所以罗仪玲还承担了帮助弟弟学习的重任。

 

妈妈,弟弟很乖

弟弟很听话,平常在家里会帮忙扫地,此时我和弟弟两个人一起扫地并不会觉得无聊,反而将其当成一种游戏,就像两个侠客,一屋子的污垢就是敌人,手中的扫把就是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从门前扫到屋后,时间就在两个人的玩耍中悄悄变短。

弟弟学习很平衡,每天会按时完成作业,有不会的他也会主动问我。弟弟还是个好奇小宝宝,经常会揪着一个问题问到底,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就像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但同时也在问问题中收获不少,小脑袋瓜子里装着一堆连我都有时说不上的知识。

弟弟很谦让,对待其他小朋友比较友善,但因爸妈不在身边,其他小朋友无所顾忌便时常收到欺负,奶奶也束手无策。

妈妈,我很想你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回家晚上总是会搂着弟弟一起睡,我就睡另一头抱着妈妈的腿,我们总问妈妈可不可以不走可不可以多在家呆几天她说,只要我们好好学习把课文背熟,她就会回来。所以,小时候语文课本里的每一篇文章我都背得滚瓜烂熟。然而,她并没有回来很多次。

“每次放学下雨的时候,特别希望能和别的同学一样,妈妈会来送伞;每次生日的时候我都许愿明年生日妈妈陪我一起过,可貌似都不灵;每次看弟弟受到欺负或者跟别的小朋友有点小争执的时候,好想妈妈能去处理而不是我;每次领奖章回家的时候,好想亲手交到妈妈手里……

“每年最开心的就是过年的时候,妈妈一般在过年前一两天回家,每次知道妈妈要会来那一刻起,我和弟弟就特别特别的开心我们会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奖状贴在最显眼的位置,我们听到三轮车的声音就跑到路边,当看到车好像速度慢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屏息凝神,而当它从我们面前驶过,我们失望的回家有时候没走几步,它好像停了下来,我们又重新燃起希望,但是最后却发现,下车的并不是妈妈。

“不过今年好了,因为我能自己照顾自己了,过几天领完通知书,我就要去广州和妈妈呆一个暑假了,终于可以见到妈妈了。好开心哦!希望期末考试考得很好,这样妈妈肯定开心。”

“妈妈,我有个小小的心愿想偷偷的告诉你:妈妈,我好想每天和你坐一起吃饭一起说说话。”对很多孩子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留守儿童这里确是个遥不可及的梦,这多么令人痛心啊!在接下来的社会实践中,团队将通过支教、募捐等多种力所能及的方式帮扶留守天使们,也将通过微平台、公益广告进行推介,争取更多的社会力量,为留守天使的梦想插上翅膀!